【编者按】
面对新冠疫情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习近

【编者按】
面对新冠疫情这场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异常艰巨的战“疫”使命扛在了肩上。
当前,中国政府和人民正处于疫后复工复产复学、振兴经济生活恢复常态的关键阶段。如何改革我国疾控体系、如何鼓励人才进入公共卫生领域、如何服务好“六稳”“六保”工作大局,成为社会关心的热门议题。澎湃新闻值全国两会召开之际,开辟“疫后策”专栏,对疫后中国的各项工作的开展提出建设性的建议。
下面的文章谈及全科医生的培养。

全国政协委员金群华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院长金群华向大会提交了《关于进一步优化全科医学人才培养的提案》(以下简称《提案》)。
《提案》称,在本次疫情防控过程中,武汉强制要求依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首诊,为巩固疫情防控成果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充分说明,基层医疗服务是卫生医疗体系中的第一道防线,培养好全科医生,可以为筑牢第一道防线提供人才支撑。
金群华写道,为保证全科医学人才培养,我国建立了相应的保障机制,包括建立一系列制度规定,健全相应组织机构,完善培训网络等方面,但是各高等医学院校在全科医学人才培养领域仍存在以下关键问题:
一、合格的全科医学师资仍然缺乏。目前我国的全科医学师资主要有三种类型:由高等医学院校全科医学及相关学科教师组成的理论师资、由医院及社区临床医生组成的临床师资及由社区卫生服务专业人员组成的社区师资。由于我国是近年来才开始建立全科医师制度,合格的全科医学师资严重缺乏,其中主要是临床师资和社区师资存在问题:大多数临床师资未接受过全科医学系统知识培训、缺乏基层实践经验,导致临床带教老师不能用全科医学的思维和方法指导学生;而社区师资虽然具有丰富的基层卫生工作经验,但缺乏系统的理论指导及教育教学方法与教学技能的培训。
二、全科医学实践教学基地建设滞后。全科医学实践培训基地主要包括临床基地(在综合医院学习临床技能)和社区基地(在基层医疗机构学习全科医学理念和全科医生工作模式与内容)。目前临床基地和社区基地均存在数量不足、功能不完备的问题:作为临床基地的综合医院专业分科越来越细,科室设置和服务项目的内容与形式均缺乏全科医学特色,临床实习普遍是采用专科化带教模式,未能针对全科医学的学科特点和全科医生实际工作需要开展教学;而其他培训基地,特别是基层医院和社区基地建设滞后,大部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规模、设施、师资等多方面不能满足全科医学的教学需求,基地的整体教学水平、教师教学能力和教学意识等均需提高。
金群华在提案中建议:
一、建立一支高素质的全科医学师资队伍。应根据全科医学的特点,多种途径开展全科医学师资培训,构建全科医学骨干师资和基地师资培训体系:全科医学骨干师资由学校本部或附属医院的全科医学理论教师、临床师资组成,主要职责是培训基地师资以及开展全科医学科学研究;基地师资由各级各类基地遴选的师资经过规范化培训后组成,基地师资的职责是完成对学生的实践及实习的带教任务。需要根据各级各类师资要求并结合实际情况,开展全科医学师资培训工作。
二、建立完善的全科医学实践培训基地网络。根据全科医学人才培养方案中实践环节的要求,建立并强化以三级综合医院为依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县级综合医院和有条件的乡镇卫生院为基础,以临床培训基地和基层实训基地为主体的全科医学实践基地网络。充分发挥学校附属医院的指导作用,加强基层医院、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等各级各类实践教学基地的建设,通过建立稳定的教学基地管理体系,加强基地的组织机构、教学条件、师资队伍、管理制度、管理队伍等方面的建设。
三、构建开放性社区定向型医学教育。社区定向医学教育是根据社区卫生保健的需求和可利用的社区资源,以个人、家庭和人群的健康促进、疾病预防、治疗和康复为重点,培养从事社区卫生人员为目标的教育形式。其课程设置、教学内容根据未来社区医疗岗位的实践需求来确定,是国际上广泛认可的培养基层全科医生的有效模式。要积极鼓励医学院校尤其是地方医学院校,根据实际情况开展此类培养,真正让全科医生成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